今天消息
  羊城晚報竹北買房特派北京記者尹安學
  6日上午9時,十二屆關鍵字全國人大二次會議新聞中心舉行記者會,邀請財政部部長樓繼偉、副部長張少春就“財稅體制改革和財政工作”回答中外記者提問。
  樓繼偉說,為逃避房京站美食產交易20%個人所得稅,有人假離婚,“如果一個政策出來,造成一些人間的悲喜劇,這個政策肯定是有缺陷的。”他透露,這將與調高個稅起徵點等問題一起,通過今後的綜合稅解決。
  “機車借款營改增”今年繼續進行
  記者:今年財政部對推進關鍵字財稅體制改革都有什麼具體的考慮?
  樓繼偉:今年的預算報告與往年有所變化,審查預算的重點從赤字規模向支出預算和政策拓展,一些語言也更清楚、明白,上面加了很多註解。今年要進行稅制改革,“營改增”繼續進行。我們正研究資源稅,還要推進環保稅的立法,推進房地產稅的立法,正在研究的是消費稅範圍和稅率作適當調整。
  記者:十八項稅種當中,人大立法的只有三項,其他都是以國務院條例形式來執行,以條例形式來徵稅是否合法?
  樓繼偉:共和國剛成立時,有很多稅種,後來學習蘇聯,幾乎把所有的稅都取消了,就變成了國有企業、集體企業上繳利潤為主。留下的幾個稅,也在“文革期間”準備作為資產階級的尾巴割掉的。
  1978年,中共十一屆三中全會決定改革時,我國的稅種是非常少的,那時基本依靠企業上繳利潤。我們幾乎要從頭開始建立稅制。1985年,六屆全國人大三次會議給予授權,授權國務院在體制改革期間可以通過稅收條例的形式,推進稅制的改革。到目前為止,這個授權並沒有收回。因此,國務院用條例的方式進行稅制改革以及包括執行這些稅制,是合法的。
  這種方式有它的弊端,也有它的好處。好處是我們要比較快地建立起我們的稅制,但是也有弊端,帶來一些稅收的隨意性,比如有一些地方千方百計地向中央政府爭取稅收優惠,或者說隨意減免稅,這與不是“稅收法定”原則有關。所以,人大逐漸收回了一些立法權。十八屆三中全會明確規定,要落實稅收法定原則,今後逐步把這些稅收條例要改成立法。
  稅收優惠政策過多過濫
  記者:十八屆三中全會提出,要全面清理稅收優惠政策,特別是區域稅收優惠,原則上不再出台新的稅收優惠政策,請問這是基於哪些考慮?如何貫徹落實?
  樓繼偉:十八屆三中全會決定,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性作用,要公平競爭,統一市場。如果各地都搞稅收優惠的話,那麼就不是市場在資源配置中起決定作用,而是優惠政策起決定性作用。
  各地出台的一些稅收優惠政策過多過濫,造成了不公平競爭。其實各地也很苦惱,他們想吸引一些投資,鄰省有優惠,他要是不搞優惠的話,投資就不來了,競相攀比,造成了秩序的混亂,所以應該清理。
  現在已經規定的,比如經過國務院批准的區域性優惠政策,有時限的,到時限要解決;沒有時限的,就定時限;沒有經過批准的,一定要取消。中央統一規定,地方自行清理自己出台的優惠政策。
  記者:中國有不少家庭為逃避20%的個人所得稅,賣第二套房時先離婚。這20%的稅該交嗎?為何出現假離婚逃稅?如何解決這個問題?
  樓繼偉:在很多國家征收財產轉讓個人所得時,他給予不同的便利,比如說你再買一套房時,原來的轉讓所得部分可以抵稅基等。我們目前由於是分項征收的個人所得稅,這種政策在目前稅制之下還比較難以選取。至於說到因此有人就離婚,我是認為,如果一個政策出來,造成一些人間的悲喜劇,這個政策肯定是有缺陷的。
  我們不是按家庭征收個人所得稅,下一步改成綜合所得稅時要考慮。
  努力推行綜合稅制改革
  記者:財政部將採取哪些措施,逐步理順中央和地方的收入劃分問題?有政協委員提出,建議上調個人所得稅的起徵點,是否還有上調空間?
  樓繼偉:中央與地方職能的劃分,是一個國家治理的問題,不是一個純粹的財政問題,大部分國家都是通過立法來解決。
  我們要把分項征收改成綜合所得稅,現在簡單地提高起徵點的做法並不公平,不能體現每個家庭的差異。一個人一個月掙5000元,自己生活還不錯,但是一個人掙5000元,還要養一個孩子,那就很艱難。
  實行綜合所得稅時,就不是這樣了,要把你所有的收入綜合計算,同時考慮你的支出,包括基本支出,也就是說你有沒有贍養、撫養方面的負擔,你有沒有再教育的需求,當然這個需求是實現的需求,你說有需求不行,你得交了培訓的學費。你有沒有住房貸款的按揭,這些可以抵扣。當然,你三套房子可能就不給你抵扣了,你自己基本需求的那一套給你抵扣。這樣就不是一個簡單的起徵點的問題了。
  大部分實行綜合所得稅的國家,基礎起徵點是很低的,不是3500元,一些國家折算到中國的貨幣來說可能是350元,但是這種扣除之後會區別不同的情況。所以簡單地提高起徵點,不是解決問題的辦法。
  我們已經在努力,通過實行綜合、分類相結合的個人所得稅制,來解決這些問題。
  記者:收入分配改革會有什麼舉措?
  樓繼偉:有時候,大家理解收入分配就是國家多徵點稅,然後給各方面去補貼。其實,那個做法並不是關註起點的公平。我們正在做的事情,比如推進異地高考,這些都屬於收入分配範疇。
  張少春:財稅改革中,在再分配領域,通過稅收調節收入,將籌集到的公共財政收入,更好地保障民生,調節不同階層的收入。
  就業是我們最重要目標
  記者:今年GDP增長的目標大約是7.5%左右,有人說,這個增長速度還是太快,如果要實現7.5%的增長,就可能要再次依靠大量發行債券等來實現,樓部長會否擔心這會帶來一定的風險?
  樓繼偉:總理在闡述去年的經濟工作和今年的經濟工作時,是用多個指標來描述的。GDP與就業、物價緊密相關,GDP如果增長快一點,物價就可能漲得更高,就業要好一點。
  今年的目標仍舊是“三個一”,而且都用了“左右”的提法。比如說今年的GDP增長不是7.5%,是7.3%、7.2%,算不算7.5%左右呢?也可以算。但是我們的就業目標是1100萬,能不能實現1300萬呢?很有可能。所以就業是我們最重要的目標。為什麼可能?去年就業貢獻最大的,一個是小微企業,一個是服務業。服務業去年占GDP的46%,第一次超過了製造業,服務業容納大量的就業。今年我們繼續在實行營業稅改增值稅,還研究將生活服務業、不動產業、金融服務業納入增值稅的範圍,服務業將有更大的發展。
  我們相信,只要貨幣政策守得住,物價也不會上去,因此GDP的增長是在7.5%左邊還是右邊,左邊多少、右邊多少,並不是特別重要,重要是就業。我們的指標已經是個綜合的指標了,總理也做了很清楚的解釋。
  專項轉移支付壓縮難做
  記者:去年中央提出了一系列簡政放權的要求,財政部也下放了一些審批權限,一些部門機構不能再亂收費了,使得財政部掏錢的地方可能有所增加。另外,中央又要求遏制浪費,縮減“三公”經費,財政部今年的預算工作可能也面臨新的課題,這樣的變化對財政部來說增加了哪些難題?作為財政部長,工作上有哪些苦惱?
  樓繼偉(笑):下放一些審批權限、取消一些行政性收費、壓縮“三公”經費等,這對於財政部來說是個好事,我們沒有苦惱,我們一直期望這樣的,這是財政工作最好做的時候。
  從另一個角度來說,也是最難的時候,因為大家對財政改革期望很高,按照十八屆三中全會給財政部門下的任務,要完成這些任務要觸動既得利益,比如專項轉移支付要壓掉三分之一,從220項壓到147項。壓這些專項不容易,工作比較難。當然還有一些類似的利益調整的問題,這些比較難。我們一定迎難而上,把這些問題解決好。
  預算公開難度來自技術
  記者:消費稅如何展開?涉及到一些利益的調整時,預決算公開中,會碰到哪些阻力?
  樓繼偉:現在還沒有調整消費稅的條例,只是一些設想,首先要環境友好,對環境造成不利影響的那些物品,要加稅,然後一些奢侈品要加稅。可能的話,還不僅僅是從生產環節,從批發和零售環節也可以征收消費稅,比如說煙草,在生產環節征收,在最終接近零售的批發環節也征收煙草消費稅。油品,除了出廠征收,也可以在加油站征收,很多國家都在加油站征收。
  從我們自己的角度來說,你要請客人進來看看你的房子,首先你是不是要打掃一下?220項專項轉移支付都公開,是不是應該先把不合理的削減下來?所以有個逐步的過程。有的是完全同類項,要合併;有的效果不是很明顯,能不能取消?我們首先清理,再公開。
  各個部門有各個部門公開上的一些難處。根據預算法的要求,各個部門的預算是各部門編製,各部門執行,各部門去公開,都有一個大家要清理規範的過程。我都理解,而且我們也跟他們一起努力,並不是說有特別大的阻力,而是說怎麼做好的問題。
  張少春:預算公開有難度,難度的主要方面來自於工作量和技術。按照目前的預算科目、預算報表,公眾需要公佈的這部分不能自動集合起來,沒有這個科目。下一步要逐步公開,就要從預算的基本技術制度設計好,讓大家看得懂,能找得出來,所以工作有難度、有壓力。
  尹安學  (原標題:簡單提高個稅起徵點不公平)
創作者介紹

accessory

co15cocqw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